多彩的民族 繽紛的茶道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楊益均 

  走進滇西,走進滇西北,在橫斷山脈的層巒疊嶂間,在那綿亙了上千年的茶馬古道上,穿綴著一個個明麗鮮活的兄弟民族:藏、白、漢、彝、納西、普米、傈僳……雖然他們各有自己獨特的風情習俗,但有一點卻是共同的,那就是各民族都與茶結下了世代情緣,在他們的生活中都無一例外地散發著濃濃的茶韻茶香,是他們共同創造著茶馬古道上五彩繽紛的茶文化。 
  大理白族的“三道茶”,將一苦、二甜、三回味的人生哲理融會在飲茶的生活習俗中,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范圍內被人們所傾倒和認同,“三道茶”應該算一款具有世界級品牌的明星茶道吧!此外,在各民族中尚有多種多樣的烹茶飲茶習俗,頗值得讓人津津樂道。說到這,首先讓我想起的就是流傳在家鄉的那道有聲有色的“雷響茶”。“雷響茶”的茶具很簡單:一只小孩拳頭般大的陶制茶罐,兩三只小白瓷茶盅。“雷響茶”的烹制訣竅在于耐心與掌握火候。首先將涮洗干凈的茶罐烤在火盆邊的炭火上,待茶罐水汽烤干后,裝入一小撮茶葉,用拇指尖及食指尖捏著茶罐耳朵烤一烤簸三簸,不能操之過急,以免將茶葉烤焦。待茶罐烤得滾燙,茶葉被烤得枯黃而不焦,香味開始發散時,注人少許開水,只聽得“滋啦”一聲脆響,水泡氣泡勃然溢出茶罐,“噗噗”響著直翻騰,在汽泡落定之際繼續加入開水將茶罐注滿。就在這一罐“雷響茶”烹就之時,濃釅釅的茶香已經跑滿了家里的旮旮角角。飲 “雷響茶”每次只能斟到茶盅的三分之一, 不能大口吞飲,只宜小口品啜,那香味沖人腦門,沁人心脾,舒服極了。“雷響茶”在白族及相鄰的納西、傈僳、普米和彝族、漢族中都有流傳,但它的原創者據說是劍川木匠。劍川木匠的工作場內都習慣燒一個火盆,熬膠、烹茶、抽煙、取暖一舉四得。為了提高每天的工作成效,劍川木匠便創制了這款求其精而不求其量的“雷響茶”,少量啜飲即可獲得提神、醒腦、解渴的功效,又可避免頻頻撒尿而耽誤工時。劍川木匠出門攬活,浪跡四方,就把“雷響茶”傳到了各兄弟民族中。據說“雷響茶”還兼有一種占卜的功能,如果當天清早烹制的第一罐茶響聲大、汽泡竄得高,烤出的茶色、香、味俱佳,準是這一天的好兆頭。 
  在我的家鄉還時興著一款與“雷響茶”風格不同的茶飲叫“糊米茶”。比之“雷響茶”,此品“糊米茶”的用料就要大氣多了。每加工一單元“糊米茶”大概要用一斤大米、半斤茶葉。制法也簡單,將大米在鍋中炒到稍帶糊味,茶葉在鍋中炒黃炒香,爾后用白布包裹,裝到一只大茶壺里,沖入開水泡出味來即可大杯大碗地飲用。“糊米茶”香味協和,既可消渴解乏,又有和胃健脾之功,一般是農忙二季請工或辦喪事酬親友時的茶飲,價廉物美,經濟實惠。 
  巡視滇西北的茶道,值得提起還有那“永勝油茶”。說起來,永勝油茶的技術含量不算高,用一比一左右的大米與茶葉一起放入鍋中(或罐中)翻炒一會,再加適量豬油和食鹽將米茶炒黃炒香,注入一定量的水燒開即可飲用。“永勝油茶”一般在早上用來佐餐,是永勝的地方傳統茶飲,如今此款茶飲已傳到旅游熱土麗江。令人欣奇的是在物價相對較高的麗江,“永勝油茶”卻引領了一款稱得上全國最便宜的早餐。兩個饅頭共一元錢(食量小者一個即 
夠),用“永勝油茶”及豆瓣醬拌青椒佐餐,即可打發一頓平民式的早點。說它是全中國最廉價的早餐一點不假,因為油茶和青椒是免費的。 
  要說值得推崇和稱道的民族茶飲,傳自香格里拉藏族同胞的酥油茶是絕對讓人難以忘懷的。酥油茶創自藏區,但酥油茶在多元民族中的流布又被其他民族加以改造和豐富。在雪域高原的藏區,茶葉是分解高脂肪、高蛋白的需要,是藏族同胞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須品。藏區的酥油茶講究的是酥油的純正和茶葉的質量,并不刻意要求其他的配料。但白族和納西族加工的酥油茶里就增加了格外的創意。特別是劍川白族老鄉打制的酥油茶里加入了核桃醬、麻籽面、花椒面等配料,味道豐富多了。有的還興打入雞蛋,這樣一來酥油茶似乎從飲品演變成了一款食品,它同時兼有了提神、解渴、潤腸和充饑的全方位功能。清早飽喝一通酥油茶,大半天之內可讓你不饑不渴,精力充沛。景陽崗的酒“三碗不過崗”,而我家鄉的酥油茶卻有“喝三大碗,翻十架山”的神奇能量。 
  走進滇西,走進滇西北,走進連綴在千年茶馬古道上的各民族同胞之中,能讓你領略到意蘊豐富的茶緣、茶趣和茶的故事。無論是適宜抿嘴小啜的“三道茶”、“雷響茶”,還是可以開懷暢飲的“糊米茶”、“酥油茶”、 
“永勝油茶”,都無不將茶的妙用、茶的神韻演繹得酣暢淋漓。千百年來,茶已經融入了各民族同胞的生命生活之中,茶不僅對藏族同胞不可或缺,對其他民族同胞也是情結深深。記得20世紀60年代后期,國民經濟被極“左”路線折騰得幾近崩潰,民眾生活普遍貧窮的時節,有一年春節,有位鄉親寫了一副調侃戲謔春聯“半個豬頭辭舊歲,二兩紅糖迎新春”。即便在那苦中取樂的時刻,那位老鄉并沒忘記,也不可能忘記生活必須的茶,春聯的橫批是 
“一餅茶葉”。稍感遺憾的是,30多年的基層記者生涯,讓我更多接觸的是蕓蕓眾生的茶道,是老百姓生計所系的茶道,很少接觸供達官顯貴、才子騷客、紅粉佳人們消遣休閑的茶道。各民族同胞們對茶的要求是勁道要足,香味要正,要經濟實惠、價廉物美。說實的,那些精貴的毛尖、銀毫,那些價格不菲的龍井、鐵觀音、碧螺春之類,他們是受用不起的。從古至今,下關茶廠生產的緊茶、磚茶,特別是那印有“專供藏族”字樣的“寶焰牌”磚茶是最受各族同胞所青睞的。 
  而今,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,人們的物質生活已大大的改善。各民族同胞不用再上演那蓋章領票、排隊購茶的一幕幕。各民族的傳統茶道在新的歷史、新的生活中會有新的創造和變化。但不論怎樣變,萬變不離其宗,已然融入各民族血液和生命基因中的茶緣是不會變的,哪怕地老天荒,哪怕直至世界末日。 
  我堅信無疑,繽紛在茶馬古道上的茶文化將與地球共存亡。因為,茶,的確是人類首選的最廉價、最需要,也是最保健的生態飲品。 

 

第123章 品尝孕妇滋味